冬至饺子,回不去的少年

  北方人对饺子的执念到底有多深?

  出门远行要包饺子,谓之“上马水饺”

  来了客人也吃水饺,以示欢迎

  法定假日要包水饺

  传统节日也要吃水饺

  就连24节气都离不开水饺

  水饺简直成了北方少年对童年所有节日回忆的缩影。长辈们念兹在兹钟情水饺,大概是源于对贫穷、饥饿的恐慌,这烙印跟过去物资匮乏的苦日子捆绑在一起,拧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结,潜伏在心底,挥之不去。

  每逢节日,在浓重的仪式感心理作祟下,老辈儿人就会祭出薄皮厚馅、满口生香的饺子,一遍遍冲刷和慰藉过去缺衣短食的年月。

  跨越了贫穷与匮乏,这是一代人给吃饺子赋予的意义。

  少年人的成长环境优渥太多,自然体会不到长辈对水饺的这份执念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少年长大成人,他们又给昔日吃到厌的饺子,赋予了新含义——团圆。

  记忆中,吃水饺的日子,即便不是张灯结彩,也都热热闹闹。大人们围作一团,和面、调馅儿、擀皮儿、包水饺,忙的不亦乐乎。孩子们在打闹中,等待着薄皮大馅的饺子下锅,围着火炉团团转,盼着赶紧开锅。

  老辈儿人包水饺的讲究颇多,和面一定要用凉水,越揉越软。每个家庭都会有个特别擅长擀皮儿的人,一手拿擀面杖,一手提剂子,上下翻飞好不热闹。

  调馅儿更是重中之重,俗话说铁打的饺子流水的馅,不同时节搭配不同的时令食材,花生油是调馅用油的首先。

  尤其是胡姬花古法小榨花生油,调馅更香。加入胡姬花古法小榨花生油,可以锁住馅料的汤汁和味道,煮的时候水分不外渗,口感不柴,吃起来更加多汁。简直就是地道食物与烹饪方式完美结合,滋生出分外养人的温暖。昔日少年,变成离家游子。城市里高楼广厦,又有数不清的饺子馆,唯独吃不到妈妈精心调馅儿、包出来的饺子香,这又何尝不是家的味道?

  饺子之于家庭,意味着包容,随性,饱满,使人眷恋。热气腾腾的饺子,就是一个家庭其乐融融的映像。但这样的光景,却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
  颠沛异乡,磕磕绊绊。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,乡愁既非船票也非海峡,它就是一盘妈妈包的饺子,盛出来热气腾腾,氤氲着家的温暖,平实而又真切。其实,包饺子是一件既琐碎又费功夫的事情,每次都是一场大干戈,愿意为你费周章去做这件事的人,大抵都是家人吧。

  我们热衷于包饺子,并不一定是因为它能在味蕾上惊艳到你,而是享受这个团圆美满的时刻,以及由做到吃,再到收拾桌碗的整个过程,带来的巨大满足和安心。

  就像凛冽冬天需要温暖一样,我们的身心,也会需要一顿妈妈包的饺子,为忙碌的自己,营造一个暂且喘息的空间。冬至到了,事实上,你已经许久都没能吃上那盘饺子了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manbetx体育买球|万博manbetx官网|manbetx官网

本文链接地址: 冬至饺子,回不去的少年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